其他类私募基金发展前景分析
来源:金融产业部   日期: 2018-03-29 浏览次数:664
? ? ? ?2018年1月5日,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商业银行委托贷款管理办法》(银监发〔2018〕2号),2018年1月12日,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简称“中基协”)发布《私募投资基金备案须知》,相继及相呼应地禁止私募基金从事包括委托贷款在内的借贷活动,在该等情形下,其他类私募投资基金被推至风口浪尖。
? ? ? ?一、其他类基金的由来
? ? ? ?2013年修定生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投资基金法》首次明确提出非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私募证券投资基金)概念,2013年6月《中央编办关于私募股权基金管理职责分工的通知》、《中央编办关于创业投资基金管理职责问题意见的函》明确将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及创业投资基金纳入监管范围。2014年2月7日《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登记和基金备案办法(试行)》实施,仍然仅规定了私募证券、私募股权及创业投资基金进行登记备案的手续,并未提及其他类私募基金。
? ? ? ?2014年8月21日生效的《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第二条规定:“私募基金财产的投资包括买卖股票、股权、债券、期货 、期权、基金份额及投资合同约定的其他投资标的。”根据该条规定,除私募证券及私募股权/创业投资基金外,还存在可投资其他投资标的的私募基金,但尚未明确界定该类基金的内涵。
? ? ? ?2016年9月6日,中基协启用“资产管理业务综合报送平台”,同时发布《有关私募投资基金“业务类型/基金类型”和“产品类型”的说明》,在该文件中,基金类型在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创业投资基金的基础上首次增加其他私募投资基金类型,即投资除证券及其衍生品和股权以外的其他领域的基金,并明确其他私募投资基金对应的产品类型包括红酒艺术品等商品基金、其他类基金。此后在私募基金登记备案系统及资产管理业务综合报送平台并行运行期间及资产管理业务综合报送平台全面启用阶段,产品备案均系按照上述基金类型及产品类型进行。
? ? ? ?二、监管新规的出台及新规项下其他类基金的处境
? ? ? ?2018年1月5日,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颁布《商业银行委托贷款管理办法》(银监发〔2018〕2号),其第十条第(一)项规定商业银行不得接受委托人受托管理的他人资金发放委托贷款。“受托管理的他人资金”按照理解应包括了私募基金资金,故私募基金至此被明确禁止从事委托贷款业务。
? ? ? ?紧随其后,2018年1月12日,中基协在其资产管理业务综合报送平台发布《私募投资基金备案须知》(以下简称“《备案须知》”),规定:“私募投资基金是一种由基金和投资者承担风险,并通过主动风险管理,获取风险性投资收益的投资活动。私募基金财产债务由私募基金财产本身承担,投资者以其出资为限,分享投资收益和承担风险。私募基金的投资不应是借贷活动。下列不符合“投资”本质的经营活动不属于私募基金范围: 1、底层标的为民间借贷、小额贷款、保理资产等《私募基金登记备案相关问题解答(七)》(以下简称“《问答七》”)所提及的属于借贷性质的资产或其收(受)益权。2、通过委托贷款、信托贷款等方式直接或间接从事借贷活动的;3、通过特殊目的载体、投资类企业等方式变相从事上述活动的。”
? ? ? ?按照《备案须知》的规定,中基协本次出文意在禁止不符合“投资”本质的经营活动,尤其是借贷活动,按照字面理解,根据《备案须知》及《问答七》,私募基金被明确禁止投资于民间借贷、小额贷款、保理资产、民间融资、配资业务、小额理财、P2P/P2B等或其收(受)益权以及从事各类借贷活动。而从事上述被明文禁止之业务类型的私募基金,在备案时往往属于其他私募投资基金类型,该等其他类私募基金在后续备案中将深受影响。但《备案须知》并未明确穷尽列举禁止的所有底层资产类型或业务类型,存在非标应收账款或其收益权、银行不良资产、其他特定资产收益权、红酒艺术品等商品基金等其他类私募基金是否属于《备案须知》所禁止范围,尚需进一步探讨。
? ? ? ?(一)应收账款或其收益权
? ? ? ?首先,应收账款或其收益权作为底层资产时,实际发生应收账款对应的债权的转让,排除特定的违约风险,该等债权作为底层资产的私募基金投资与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等相比,一定程度上具有收益可预见、风险范围相对小及风险等级程度相对低等特点。这与《备案须知》出文意指表明的“投资”本质存在一定差异。其次,上述被明确禁止之保理资产即是以应收账款转让为核心的业务,如进一步缩小释义,应收账款作为私募基金底层资产是被包含在禁止范围内的。故在2018年2月12日后,就拟投资于应收账款或其收益权的其他类私募基金,其在申请备案时很大程度上会被认定为不属于私募投资基金范围的产品而无法完成备案。
? ? ? ?(二)银行及其他类不良资产或其收益权
? ? ? ?私募基金直接或间接投资于银行及其他类不良资产,虽实质上亦是受让债权的过程,但因考量到该等债权系不良债权,且私募基金受让不良资产后,相较于一般债权,需要进行催收、资产保全、抵债资产运营等一些列行为,获得偿付的可能性及处置的难度都会更大,承受的风险也会相应较大,一定程度上,其是符合中基协在《备案须知》中强调的“投资”本质的,并不违背风险承担的精神。故就仅衡量中基协《备案须知》的监管要求,银行及其他类不良资产或其收益权作为私募基金投资的底层资产应是尚可行的。
? ? ? ?(三)其他特定资产收益权
? ? ? ?除上述已讨论的收益权,在此讨论其他特定资产的收益权,系排除考虑该等特定资产的属性而仅讨论收益权。我们认为收益权实质属于债权范畴,私募基金投资于特定资产的收益权,本质上系进行债权受让,且收益权可进行转让,往往是因为该等债权具有稳定的可预期的现金流。所以私募基金受让该等收益权,可得的收益与风险性收益存在一定差别。同时,在实际操作过程中,特定资产收益权交易往往伴随远期回购的承诺及特定资产质押抵押等相应的担保措施,在很大程度上与借贷具有相似性。故以其他特定资产收益权作为底层资产的其他类私募投资基金,在2018年2月12日后申请备案是否能通过存在一定不确定性。
? ? ? ?(四)红酒艺术品等商品基金
? ? ? ?就投资于红酒艺术品的商品基金,目前备案的基金产品涉及较少。私募基金投资于该等商品,确系投资行为,既不属于借贷行为,亦不会被认定为违反《备案须知》规定的“投资”要求,故应是其他类私募投资基金今后较为明确的一个可投资方向。
? ? ? ?三、其他类基金前景堪忧
? ? ? ?根据现有的法律法规规章及行业自律规则的规定及其发展轨迹来看,监管机构对其他类基金经过了一个从定义不清晰到逐步明确定义,从不暇监管到加快监管步伐的过程。2017年5月,中基协在其官网公告《私募基金登记备案相关问题解答(七)》,明确对于兼营民间借贷、民间融资、配资业务、小额理财、小额借贷、P2P/P2B、众筹、保理、担保、房地产开发、交易平台等业务的申请机构不予登记。2017年3月31日,中基协在其官网公告《私募基金登记备案相关问题解答(十三)》,答明私募基金管理人应对应一个机构类型(“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私募股权、创业投资基金管理人”及“其他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及一个相应业务类型,进行专业化经营。自此,已登记多类业务类型、兼营多类私募基金管理业务的私募基金管理人按照中基协指示在给定的一段时间内进行机构类型及业务类型的单一选定及后续新申请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均须选定其机构类型并仅可备案对应类型基金产品。2017年8月30日,国务院法制办出台《私募投资基金管理暂行条例(征求意见稿)》。虽该文尚仅是征求意见稿,但在该征求意见稿第二条中私募投资基金定义仅包括了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和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未包括其他类私募投资基金,该等变化值得细酌。此外,《备案须知》在《问答七》的基础上对其他类基金中不予备案的产品范围进行了扩大。同时,结合银监会及保监会相继出台的一系列相关领域的规章,其他类基金处于持续被多部门严管的状态,其发展将会愈发受限,甚至是否能够继续作为一类基金存在,也存在疑问。其他类基金,前途未卜。